喷射泵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喷射泵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一灵院之孤楼三[新闻]

发布时间:2020-11-15 22:31:23 阅读: 来源:喷射泵厂家

民国十年,孤楼,二楼。

房间里黑乎乎地,我披头散发地坐在地上,手里死死地攥着一面镜子。

已经三天了,以浊从没有来看过我。他还记得新婚之夜对我说过的话吗?

“琳儿,你太美了,是我见过的最美的女子!”当时,以浊紧紧地抱着我,用一种痴迷的眼神看着我,对我说了要一身一世爱我,说我们要白头偕老,子孙满堂。

可是家里很多人说我是妖女,是带来厄运和灾难的火女。

记得第一次以浊听到这个说法的时候,他急切切地跑回,一把抱住我,热烈地吻我,仔细地搜寻我身体的每一处,他直愣愣地看着我的眼,端着我的脸对我说,“琳儿,我不相信你是妖女,看着我,告诉我你不是。”

我的确不是妖女,可是我的右手总会不知不觉地着火,就像秋天打谷场边的干草,不知不觉就会莫名地冒烟,然后燃烧起来。

我和以浊是在山中遇见的,那是个大雪天,家里没有食物了,弟弟妹妹们都闪着饿的亮晶晶地眼睛看着我,像一群盯着食物的小兽。我冒着雪,去山中翻看父亲前几天放下的捕兽夹,看看会不会有所收获。就在山中,我遇到了昏迷中的以浊。他的左脚被捕兽夹夹住了,已经困在那里好几天了,他的左脚一片血迹,大概想断掉左脚跑掉吧,可惜似乎没有下定决心。

看到他昏迷过去了,我急忙把他拖到一个避风口,挖出了一个雪坑,用身体去温暖他,将所有的衣服都盖在我和他身上,可是不够!温度不够!我发现的太晚了,不管我怎么温暖他,我还是感到他的身体在逐步地变硬变冷,我抱着他,就像抱着一块冰。伟大的山灵啊,我对天发誓,给我一团火吧,让我救活这个少年,他不该死在这里啊!

一阵呼啸的山风夹着雪花飘过,似乎山灵听到了我的祈求。

然后我发现我的右手中指的指段燃出了一团小火苗。急切地,我点燃了一团火,然后抱着这个英俊的少年围着这团火,我感到他的心脏在不断地跳动,越来越有力。

就这样,我救活了以浊。原来他是邻县一家富户的少爷,雪中独自来山中赏雪,却不料被捕兽夹夹住,差点冻死。后来,他爱上了我,带着我回家,顶着全家的压力,娶了贫穷的猎户家的女儿,我。

而就是从那个雪天开始,我发现我的身体会不自觉地燃出火苗。不会烧到我,可是会烧到周边的东西。有一次,我躺着床上,却闻到一股烟味,发现被子着火了,而自己的右手也正燃着一团火。

瞒是瞒不住的,毕竟我的右手的火苗是无法控制的,终于,张老爷知道了。

那天,大家在饭堂吃饭,忽然我手中攥着的乌木筷子开始冒烟,而后燃烧了起来。大家吃惊地瞪着我,没有一个人说话。我惊恐地跪在地上瑟瑟发抖,说出了所有的事情。

“妖女!”张老爷怒喝一声,拂袖离开,周边人眼神躲躲闪闪,议论纷纷。

周围人都觉得我是会带来厄运的妖女,可是只要以浊相信我,我不管,只要以浊抱着我,我就什么都不害怕。

可是终于以浊也不相信我了,他发现捕兽夹就是我的父亲下的,他怀疑这一切都是圈套,我故意用妖术救他,就是为了让他爱上我,娶我回家。以浊不再和我睡在一起,不再抱我,他远远地避开我,就像避开一只妖怪。

“我要回去。”一天中午,当张家人在饭堂吃饭的时候,我鼓起勇气,坚定地对张老爷说,“老爷,我要回去。”

张老爷淡淡地看了我一眼,没有说什么,就像没有听到一样。以浊低着头扒着饭,看都没有看我一眼。我哭着回到了自己的房间。可是,忽然,来了一群佣人,她们捂住了我的嘴,抓住我的四肢,把我浑身淋湿,扔进了这间黑屋子。唯一被我带来的,是当时我抓住手上的这面镜子,现在是我唯一所有的了。那是父亲给我的唯一的嫁妆。

“女儿,张家是个大户,嫁过去有福气,可是过的好不好也只有自己知道。”离家的时候,父亲摸着用了多年的猎刀,语重心长地对我说, “家里很穷,家里只有这面镜子,带去吧孩子,这是山灵送给我们山民的宝贝。”镜子沉甸甸,闪着一种青铜色的微光,我举着镜子,镜子里的我从未如此漂亮,我开心地笑了:“爸,别担心,以浊会好好待我的。再说,女儿嫁过去,家里日子也好过很多。”我同父亲摇摇手,上了花轿。

佣人们说,我是妖女,第三天,要砍掉我的手。

这三天,我一直在幻想着在一个月朗星稀的夜晚,以浊撬开这里的门,偷偷带着我离开这里,去浪迹天涯,就像说书的人所说的那样,化成两只纵情世上的蝴蝶。可是以浊没有来。每天只有一个面无表情的仆人在早上打开门,在我全身泼满冰冷冷的水,大概是害怕我点燃了房间吧。伟大的山灵啊,那是滴水成冰的二月啊!

第三天,他们不顾我的挣扎和呼救,砍掉了我的左手,又砍掉了我的右手。可是我没有死,伤口莫名地冒出一团火,烧焦了流血的血管,我还活着,被扔在这间屋子里,等着被饿死。

镜子掉在地上,我看见里面有一个面容苍白的女子,头发蓬乱,那是我吗?

“我琳儿以镜为誓,以我之身,焚尽天下张家人!”我心中一酸,对镜吐出一口血。血染尘世之镜,火烧张家之人。说完,我感到一阵空虚,似乎看到镜子里的倒影越变越美丽了,昏了过去。

这一年,是张家的厄运年,一个月之内,先是儿媳无故身亡,儿子张以浊失踪,而后遭受了两场火灾。大火燃尽一切,张家人丁稀零,走向衰落……

领商网

领商网

领商网

领商网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