喷射泵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喷射泵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梧州驾照买卖乱象追踪每年花费上千万元打通关系国内国际国内新闻资讯生活dd

发布时间:2021-01-21 01:51:03 阅读: 来源:喷射泵厂家

梧州驾照买卖乱象追踪:每年花费上千万元打通关系 国内国际 - 国内新闻 - 资讯生活

在驾照跨省买卖这个半公开的游戏规则中,究竟是一条什么样的黑色秘密通道,在源源不断地向广东输送“马路杀手”通行证?

昨日,本报《直击驾照买卖乱象》系列调查报道第一篇出街后,一名在云浮参与驾照跨省买卖中介的中间人向南方日报记者报料,揭开驾照买卖中介背后的利益链条真相。

据报料人透露,“当地的办证公司每年大约花上千万元打点关系。”

昨日,记者联系广西梧州公安局交警大队了解情况。该大队法宣科一位工作人员表示,“领导们都在开会,能否回应还需要请示。”

相邻省份究竟每年有多少驾照流入广东?其中又有多少是批量生产的“马路杀手通行证”?广东和卖驾照源头地的相关管理部门应该如何斩断这条黑色利益链?针对这些疑问,南方日报记者继续追踪。

■深喉报料

转移??省外周边成卖证新旺地

一名不愿意透露姓名的广州驾校教练告诉记者,买驾照的人一般有三类,一种是会开车但没有时间参加考试的,在拿到驾照前他们一般都备有一份假证;另一种是文化水平比较低的学员,他们担心过不了笔试一关,干脆直接买;还有一种则是想着先买证再学开车的,这种人也是潜在的最大的“马路杀手”群。

云浮的报料人透露,去年以前,省内一些学员主要跑到肇庆、河源等地买证,当时,这两个地方的买证市场十分活跃。但从去年省里加大整顿力度后,这两地的考驾证市场萎靡,和肇庆相邻的、政策较宽松的广西梧州趁势“崛起”,成为面向广东学员的“卖证大户”,而此前的肇庆、河源,则“转型”为买卖驾照的中介旺地。

该报料人告诉记者,和梧州交界的肇庆、云浮等地活跃着一些黑中介,他们负责带省内的学员到梧州“买证”,从中获取高额利润,在肇庆,免考拿到驾照,价格大约在6000元左右。

报料人透露,肇庆市靠近广西的某县,就有买卖驾照中介2家,规模不小,辐射范围甚至远至广州。

曾经买过驾照的广州市民陈先生告诉记者,两年前只要花不到3000元就可以从广东周边省份买到驾照,但这两年,明显感觉到买驾照的价格猛涨。

目前广州各大驾校的考驾照价格涨势明显,尤其从今年开始,价格基本稳稳站上5000元,与买证的“市价”近乎持平。这也让一些市民面对驾照买卖的诱惑时跃跃欲试。

广州的蔡小姐曾经在正规驾校报名考车证,后因工作忙碌,最终不得不放弃考试。她直言,如果中介卖的是真的证件,而且跨地考试人身安全有保障,自己宁愿多花几千元买证,周围也有不少朋友想要一起买。

“不会开怎么办?”记者问。

“拿了证以后再请家里人或朋友教。”蔡小姐说。

暴利??1/6报名费落入中介口袋

究竟在广西苍梧这个面积仅3506平方公里的县城,有多少家驾照中介在明目张胆地输出一摞摞“马路杀手”通行证?

这个数字,在各个报名点和驾校工作人员口中,说法始终不一致。

记者探访的鸿振驾校学车场工作人员称,苍梧县驾校只有四五家;而“广西路路通交通资讯服务有限公司”的陈先生听到该数字后立即回应:“不止。”

而从记者在苍梧车管所附近暗访情况来看,仅仅是当地车管所门前百米内就有10家明目张胆挂着“包过”招牌的报名点。

这些中介是如何运作的?业内人士披露,他们有一条完整的利益链条,最重要在两个环节,一个是疏通和省外地市交管局的关系,另一个则是铺设在省内的市场网络。

云浮报料人向记者透露,一个当地的办证公司,每年大约花上千万元“打点上面关系”。至于这上千万元怎么打点、如何分配,该中间人守口如瓶。

记者随后向其他业内人士和交警了解,受访者均表示,难以证明这个数字。但其中一名业内人士估计,疏通和当地交管部门的费用至少占了学费的70%,剩下的30%,会分出10%给“下线”,即业内常说的“抽水”。

“下线”的网络怎样铺设?该中间人透露,最主要的操作方式是通过联系各驾校教练,形成一个驾校联系人网络,拓展客户资源,当教练带的学员有亲戚朋友想买证的时候,就可以介绍给中介公司,事成后,教练再从中介处领取回扣。

“说白了,因为市场有需求所以中介才会有供应,是你情我愿的事情。”报料人说。

去年8月,记者在做《驾校考证难系列调查》时就发现,在广州市不少驾校报名点,高价“包过”班看似隐蔽实则大行其道,价格从6000元—8000元不等,高出当时正常市价的50%—100%。

报料人直言,这样的做法一直都存在,但一般都是“挂羊头卖狗肉”,不会明目张胆地打广告。这些报名点不少是肇庆、云浮等地“黑中介”的挂考点;报名点每做完一单“包过”买卖,就可以向中介“抽水”。

“这个行业利润很高。中介基本上可以赚到报名费的1/6,也就是说,6000元的报名费中接近1000元进了中介的口袋。”报料人强调,最后获利的“大头”无疑是当地的车管部门。

■交警回应

本报揭露驾照跨省买卖乱象后,记者昨日联系广西梧州公安局交警大队和梧州市交通局。

梧州市公安局交警大队法宣科一位工作人员表示,她和同事们都看到了报道,交警部门内部一直在热议这个话题,但她同时说“领导们都在开会,能否回应还需要请示。”之后,梧州市公安局交警大队未再作出回应。梧州市交通局办公室工作人员则告诉记者,需要提交正式的书面采访申请,才能对此事表态。

而记者致电广州交警和省公安厅交管局询问相邻省份近年来转入广东驾照数量时,交警部门表示将进行统计。

广州处理交通事故的一线执勤交警告诉记者,很多新上路的驾驶人驾驶技能不高,应急处置能力不强,“有的马路新手甚至进隧道也不懂开灯,下雨天连雨刮都不知道怎么开。”

但该交警表示,虽然新手操作不当容易造成交通事故,但是也很难说明事故和新手驾驶证是买的这二者之间的必然关系;而交警在处理交通事故时,也不会专门去查证新手驾驶人驾照的来源。

●南方日报记者 赵琦玉

赵洪杰

发自云浮、广西梧州

统筹 戎明昌

叫我三国迷九游版

六合怎么下载

重生之明月传说破解版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