喷射泵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喷射泵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当今美国政治重要的是你要有钱

发布时间:2021-01-21 16:56:02 阅读: 来源:喷射泵厂家

“当今美国政治重要的是你要有钱”

“当今美国政治重要的是你要有钱”  琼·瓦格农(Joan Wagnon) 1997年至2001年间担任堪萨斯州首府托皮卡市市长,她是这个城市的第一位女性市长。2011年开始担任民主党堪萨斯州委员会主席。在此之前的2003-2011年间,她在堪萨斯州税务部担任州税务长(KDOR)。此前她还担任过托皮卡中央国家银行总裁。  访问被安排在星期六。堪萨斯州民主党总部坐落在首府托皮卡(Topeka)的中心,与议会大楼在同一条街。在Jayhawk Towers的门外等候时,只见一辆皮卡出现并停在大门对面的街道上,当她下车时,我想她一定会是琼,因为星期六的托皮卡市中心几乎见不到人影。  琼把我带到她的办公室,由于是周末,整个大楼的空调系统已经停止工作,房间里闷热,琼从别的房间拿来一个很小的电扇,我们的谈话从此开始。  民主党重夺州长的候选人最好是女性  赵忆宁:这是我在美国访问的第三周。第一周在华盛顿,第二周在明尼苏达州,第三周来到堪萨斯州。我与共和党人和民主党人都有交流。在中国,人们并不太清楚美国两个党内部的组织与运行,以及目前两个党之间的关系。我们这次来美国主要是了解美国的两党及两党政治。  琼:我几年前曾经到过中国,并且有机会访问北京以外的几个城市,与当地的领导人进行交流。当时,我是托皮卡市的市长。我们常常花费数小时,一边享受美味的菜肴,一边讨论中国政治和美国政治。两者的差异非常大。  赵忆宁:您是上一届托皮卡市市长。现在堪萨斯州是一个共和党势力非常强的地区,在堪萨斯州首府托皮卡,您作为民主党人,为什么能够胜选市长这一重要职位呢?  琼:您说得对。在堪萨斯州地方选举并不区分党派,当我在竞选市长时,我不需要以民主党人的身份参与其中。我就是市长候选人琼·瓦格农,共和党人和民主党人都投票给我,所以我就赢得了选举。当我竞选堪萨斯州立法委员时——州议院就在路的那头,我是作为来自托皮卡的民主党人参加竞选的,我的选区是大学城地区,那里有许多民主党人。  赵忆宁:请问是哪所大学?  琼:沃什本恩(Washburn)大学,大学就在市区里。我作为民主党人,6次竞选,6次当选。我的竞选宣传对象是朋友和邻居,我挨家挨户地敲门、拜访他们和介绍自己:“你好,我是琼·瓦格农。”然后给他们一张我的宣传单。这是一种一对一的宣传方式,所以他们并不介意我是民主党人,这些人中有许多民主党人,也有许多共和党人。因此,民主党人在堪萨斯州赢得选举胜利也不是不可能的事情。但是,为了赢得胜利,你必须要获得共和党人的投票,这和个人品质有很大的关系。  赵忆宁:能不能这么理解,州一级的政府职位或者立法职位竞选中,正如您所说的,人们更看重候选人个人品质,而不是他所属的党派?  琼:如果他们了解这个人,那么就会根据他的品质来决定要不要投票给他。如果他们不了解候选人,手头上只有选票票面的信息,上面写着某某人来自民主党,某某人来自共和党的话,选民就会选择共和党人。但如果他们认识你,哦,她来过我家,亲自登门拜访过我,还和我握过手,他们就会投票给你。  在堪萨斯州历史上,既有来自共和党的州长,也有来自民主党的州长。我是1968年搬到这里的,在这儿住了很久,当时州长就是民主党人,下一任州长是共和党人,接着又是民主党州长,然后是共和党州长,再接下来两任州长都来自民主党。我曾经为后一任民主党州长凯瑟琳·西贝利厄斯(Kathleen Sebelius)工作过。接着又是一名共和党州长。  而我作为堪萨斯州民主党州委员会主席,目前最重要的就是找到一名竞选州长的民主党人,这样我们就能选出一名民主党州长了。你看,州长在共和党和民主党之间来回轮流,谁能当选取决于人们关心的问题是什么。在堪萨斯州,人们特别讨厌奥巴马总统。但是,仍然有40%的人投票给了他。所以不能一概而论。  赵忆宁:您认为,这名能够与现任州长竞争下一任州长的民主党候选人必须具备什么样的条件?  琼:我的理想候选人首先应该是一名女性。  赵忆宁:性别这样重要吗?  琼:因为我们曾经有两名女性州长,而且现任州长是男性,他在女性关注的问题上,例如堕胎、女性健康、教育、儿童项目等方面的态度并不友好。女性并不喜欢这位州长,因为他不支持大多数女性的意见。所以我理想中的候选人首先应该是一名女性;其次,她要支持为公共教育拨款,支持女性健康保健,为学校提供必要的财政支持,并实行公平的税收制度;再其次,她的年龄最好在45到55岁之间,有在政界或商界的丰富阅历;最后一点是非常重要的,她必须要有高超的筹款能力,因为现任州长的财力非常雄厚。  赵忆宁:现任州长Sam Brownback雄厚的财力,是来自他的家庭背景,还是高超的筹款能力呢?  琼:两者兼有。他的家庭非常富有,本人也有许多有钱有势的朋友,例如科赫兄弟:大卫·科赫(David Koch)和查尔斯·科赫(Charles Koch),他们拥有一家大型石油公司,其财富超过波音公司与谷歌的总和,这在美国之外的人很少了解,这两位亿万富翁一直支持现任州长。  赵忆宁:与财力如此雄厚的现任州长竞争,应该是一件十分困难的事情。  琼:对,非常困难。  赵忆宁:那您预测有多少胜算呢?  琼:由于现任州长不怎么受欢迎,所有民调都显示他的支持率不足40%,所以我认为民主党有一半的胜算。  民主党州委员会主席大部分是社区领袖  赵忆宁:您曾经担任过托皮卡市的市长,这是因为您竞选失利,还是因为任期已满,不能再连任了呢?  琼:我输掉了竞选。我在堪萨斯州众议院担任议员已经12年了,此后我竞选州长,但是失利了。接着我竞选托皮卡市市长,并且成功获选。在4年任期结束后,我再次竞选,但是连任失败。之后我就去为当时的堪萨斯州州长凯瑟琳·西贝利厄斯工作,在其内阁担任了8年的州税务长,然后退休。  赵忆宁:退休之后,您担任了堪萨斯州民主党州委员会主席?  琼:对。这份工作不完全是志愿工作。我是通过民主党党内选举,当上州委员会主席的。我聘请了杰森·珀基(Jason Perkey)为我工作。  赵忆宁:我在劳伦斯(Lawrence)时采访了他。  琼:主席必须有工作人员的协助,所以杰森和其他三个人协助我工作,但是我本人是不领工资的。  赵忆宁:民主党全国委员会不会给你们一些支持?例如在资金上?  琼:如果我们的候选人很有可能获选,全国委员会就会提供一些帮助。否则就不会。  赵忆宁:全国委员会也不会付您的工资吗?  琼:不,没有人给我工资。有一些州的委员会是会给主席工资的,但是也有一些州不会。我选择不领工资。  赵忆宁:是您自己放弃领工资的吗?  琼:是的,我不需要领工资。  赵忆宁:就您所知,在美国50个州以及海外地区的民主党委员会主席中,有多少是领工资的?  琼:大多数人都不领工资,都是社区领袖,在各自的州有一份全职工作,有的是律师,有的是像我一样是退休的人,每个月有养老金。还有少数人选择既当主席,又当执行主任(executive director),这样就可以领执行主任的工资。但是我不想全职工作,所以选择聘请一位执行总监,杰森一直都在办公室,他现在就在楼下正要召集一个会议,但是我不必每天都来.

莎普爱思滴眼液

莎普爱思滴眼液

莎普爱思滴眼液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