喷射泵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喷射泵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羊水宴孕妇05作者sa080691

发布时间:2021-01-22 08:38:41 阅读: 来源:喷射泵厂家

字数:6789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右上角的举手之劳 。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谢谢 !

***

***

***

***

巧玲静静地和孩子相处了一晚,感受着孩子吸吮乳汁的力道越来越重,孩子吸乳头的力道偶尔也诱发巧玲子宫一阵收缩。所幸有了强力的安胎药,这一点宫缩还不至於牵动产程。一边哺乳着刚出生的孩子,一边安抚着还待在子宫里的胎儿,巧玲对手上的孩子产生了一股愧疚…

「孩子啊,妈还要为你们兄弟俩的未来努力。过几个礼拜我们一家三口才会团聚,你要忍耐一阵子了~ 我可怜的宝贝…」

和孩子相处到中午,巧玲下定了决心,出门将孩子送到了托婴中心。一回到宿舍,玄子开心热烈地迎了上来:「欸欸巧妹,你昨晚让美杏一败涂地的事情已经传开来啦!你真是太~ 厉害了,姐就知道你行~ 」

「玄姐…昨晚的事我真的………」

「好啦好啦,姐不说了,知道你昨晚过得辛苦,只要你和孩子平安就好~ 」

毕竟是一起度过了这么多天的艰难,玄子深深知道巧玲每一个表情底下的秘密,知道巧玲不想多谈那个噩梦般的分娩场景,识趣地打住了话题。

「不过玄姐,美杏会不会再出别的毒计来陷害人啊……这下激起了她更多怒火,我好担心…未来这六个礼拜我要怎么过…一想起来我就好害怕……呜,呜呜呜……」

玄子收起了轻浮的态度,满是慈爱地安抚这历劫归来的小妹妹。一边抚摸着巧玲的头发一边柔声地安慰着「巧妹,辛苦了,乖,先哭出来再说…」

「以后你要当妈了,能撒娇也就剩这几次机会,姐这两天就当你的妈给你依靠,乖…」

哭了一阵,巧玲总算冷静了下来。期间玄子感觉到肚子沉重的不适,但为了给巧玲倚靠,自己坚持着挺起发痠的后腰和肚子,只求不打扰巧玲的发泄。好不容易等到巧玲哭完了,玄子感到一阵轻松,忙不迭地揉着自己发痠发硬的大肚子。

「巧妹,你听姐说。昨晚你的人气赢过美杏为的不是激怒她,而是让你自己有忠实的客人当后盾。美杏这傢伙一定还会有坏动作,但是有熟客来捧场就是多一分保障。昨晚那个蔡老闆就是舍不得欺负你,这不就让你少应付了一个男人吗」

美杏经过昨晚的惨败,她再也不是俱乐部里的万年红牌了,这对她的威信打击很大,这样一来被她使唤着做坏事的人必定也会减少。想到此处,未来面对美杏的刁难似乎也多了几分信心,巧玲总算眉开眼笑。

「巧妹啊,我们欢场女子就算找到大老闆包养,原本我们自己生下的孩子还是只能靠我们自己养,这就是为什么姐坚持要赚满44周。那蔡老闆就算喜欢你,也不能指望他会照顾你这两个孩子。你自己要坚强,多赚点奶粉钱回去呀~ 未来给蔡老闆生个儿子一切就轻松了」

玄子就是啰嗦,换做是一般人早就受不了这琐碎的唠叨。但在巧玲的心里,玄子的啰嗦就像是弥补了巧玲年幼丧母又被男人抛弃的空虚心灵,有人来啰嗦正是因为关心。想到玄子过两天生了孩子就要离开,巧玲着实不舍,再度紧紧抱着玄子不放。

「唉唷,巧妹…姐也需要休息啊,你撒娇也有点限度嘛…哎唷」

看见玄子露出不舒服的表情揉着肚子,巧玲才想起玄子也是有临产孕妇的体力限制,随即放松了玄子。

「好妹子,你果然还是贴心。放心吧,我们以后还会常见面的。王董和蔡老闆一定会带我们出来社交,到时姐再看你像不像个成熟的妈~ 」

玄子捏了捏巧玲的鼻尖,两人的交流已经不用更多解释了,彼此会心地一笑,并着肩去补充羊水。一路上遇到好几个同事,大家都称讚着巧玲撂倒美杏的事蹟。美杏在这俱乐部的资历足够她呼风唤雨,也惹得在这里打工的孕妇们敢怒不敢言。巧玲这一回让美杏丢光面子被孕妇们当作英雄崇拜,年轻的巧玲可受不了这种迷汤,从靦腆地点头到大胆接受恭维,玄子看着年轻小妹妹这么快就被捧上天,只微笑着摇摇头。其实在玄子满脸堆欢的背后,她也为着明天的出产羊水宴烦恼着。一边走着路一边忍受宫缩,她这孩子是靠着强力保胎药才勉强忍到今天。等明天正式生产的时候会是怎样的折磨…

走着走着,迎面来了一个有点眼熟的孕妇身姿。玄子只知道那也是个新来的孕妇,只是宿舍房间距离远,两人几乎没有过互动。但巧玲确认得她是谁。上周玄子的羊水宴,跟王董尽情交欢之时,巧玲经过了新来孕妇的包厢,知道她是和玄子羊水宴撞期的孕妇。

「你…你…你就是玄子对不对!」

突然之间,小孕妇的眼神变得犀利,退开两步警戒地质问玄子玄子正安抚着肚里的胎儿,也无暇对这莫名其妙的质问发脾气:「对啊,我就是玄子,怎么了吗」

小孕妇的眼神在犀利里透露出一丝恐惧,安抚着自己燥动的孕肚,鼻息混乱不已:「呼…你、你记住了,我叫作怡君。明天我们会一起进行出产羊水宴,你…你千万不能给我搞鬼!」

玄子诧异地听着这些话,这小孕妇怡君是彻底把玄子当成了坏人,真不知道她听了哪样子的奇怪传言。另外怡君的孕肚很明显没有超过40周,是个单胎39周左右的大小,对於这俱乐部来说40周足月就进行羊水宴是很罕见的,除非是孕妇自己的意愿,大多数人会坚持多赚个几周。听着怡君带着恐惧的口吻,又看着怡君坚持明天就要生下来的肚子,巧玲和玄子都知道,怡君是受不了羊水宴的折磨想提早解脱了。

巧玲看出玄子光应付胎动就已经很辛苦了,机伶地站出来打圆场:「怡君啊,你是不是误会了甚么…我们挺着大肚子出来赚钱都是很辛苦的,不会随便害人啦。」

「我知道你叫巧玲,你的事情我也听说了。你被那个大魔头害得这么惨,难道你不怕?谁知道你旁边这个玄子会不会变成另一个大魔头……」

怡君话还没说完,巧玲一个箭步上去便抱住了怡君。怡君初感诧异努力地挣扎,却见巧玲温柔地对她说「我…我知道,你的感觉我都知道。你的害怕和不安我都知道,不要怕……」

怡君听到有人了解她的感受,泪水瞬间溃堤,抱着巧玲哗啦啦地大哭起来。玄子觉得这画面似曾相识,过去这一个多礼拜多半是巧玲像这样抱着玄子大哭。在玄子即将生产离开之际,看见巧玲已经成长到可以安慰人,玄子内心百感安慰。也许是母性在作祟,看着巧玲已经长长到可以给人倚靠,玄子也默默流下了泪。安抚了肚子这一阵燥动,玄子也把心一横,跟着抱了上去。三个临产的大肚子孕妇紧紧靠在一起,互相拥抱着哭泣。

「怡君,我们明天一起平安生了孩子就走,谁也不害谁,好吗~ 你相信我,我们都是来赚奶粉钱的,不是来互相伤害的…」

玄子的声音越说越沙哑、越说越哽咽。最后玄子和怡君都泣不成声了,只剩下巧玲双手各自安抚着两人的肩膀,肚子紧紧贴着彼此,用彼此的体温让彼此感受到真诚的心。三个孕妇、三个大肚、三种心事。

「怡君啊,你这肚子还有很多次机会可以赚,怎么这么急着生出来呢」

虽然知道大概的原因,玄子还是打算亲耳听听这小孕妇的想法。

「那天的羊水宴我体会到了,这种钱我实在赚不下去…我可没办法像你们这样一直在临产的痛苦里折磨。我心意已决,明天就要把孩子生下来。只要我们井水不犯河水,明天生了孩子我就解脱了」

「我们了解了。明天的出产羊水宴我们各自生下孩子就可以,绝对不会有恶意的干扰」

玄子的承诺固然真诚,可是怡君还是不能完全撤下防备心。直到巧玲对她点了点头,这才松了口气。对於自己的不礼貌,怡君简单地道了歉便匆匆离开了

「唉…这也是个可怜的妹子……」玄子叹口气道。

「不过巧妹啊,你真的成长了不少呢~ 不愧是当了妈的」

「玄…玄姐………」

巧玲和玄子牵起了手,各自怀着心事和万千感慨。在这羊水宴俱乐部建立起的患难情谊只剩一天多的时间,可是对彼此的完全信赖是一辈子的。对他们来说,羊水宴只是个打工,能在这里遇见一辈子的知己,是这趟羊水宴最大最宝贵的收穫。

今天晚上的俱乐部特别热闹,在酒吧开门以前就有了排队的人潮,俱乐部今天的活动宣传也特别卖力。毕竟是两个瓜熟蒂落的孕妇,一个满44周的延产极限、一个满40周的足月临产,在同一天进行的出产羊水宴。

昨天吃了最后的一颗安胎药,今天玄子感觉到了孕期以来最强烈的阵痛。成长到极为巨大的胎头压迫着子宫及周围的内脏,安胎药效一退,排山倒海的宫缩立刻将几个月来备受压抑的能量一次释放出来,一次极为强烈的收缩让玄子在睡梦中失声尖叫地醒来。玄子全身逼满了冷汗,这一阵威猛的宫缩持续了将近五分钟,若非玄子努力地抑制用力的冲动,恐怕一大早就要破水在被窝里了。

足10个月的怡君今天也在惊险里度过。到了身理的临盆界限,怡君也是在一阵带着警示意味的强烈宫缩里惊醒。她必须忍到今天晚上赚了这一趟才能安心生下孩子,强忍着发硬的肚子缩瑟在床上,努力用意志力说服自己能够忍过一阵阵越趋强烈的宫缩。

「玄姐,你……今晚真的要这样穿吗」

巧玲协助着玄子换装时满脸担忧,玄子竟然要穿着10公分的高跟鞋,这哪里是一个临产孕妇可以承受的?

「巧…唔、巧妹,满44周的出产羊水宴可是俱乐部的盛事,一定要穿着最得体………呀……呼…再赚也就最后这一天了,我只是要一个完美的结束…」

玄子的阵痛很不规律,被压抑了一个月的产期导致身理现象大乱,临产的子宫正以异常的收缩蠕动调节制生产的状态,随时毫无预警的阵痛折磨得玄子连一两句话都气喘吁吁地说不完全。

挺着巨大孕肚的玄子难以适应10公分的高跟鞋,在忍受阵痛时重心不稳一个踉跄倒在巧玲怀里。巧玲心疼地看着平日仰慕的玄子,只盼她今晚的苦难早点结束,赶快回到王董身边享受生活。

玄子好不容易站稳了身子,开始试着套进晚礼服。一袭深紫色的晚礼服,在腰围紧缩着却挡不住巨大膨胀的孕肚,勾勒出玄子极为优雅的身姿腰线,还隐约可看见紧贴着的孕肚收缩。直至整装完毕,站稳了重心,玄子终於以一个穿着高雅的美丽孕妇身姿站在巧玲眼前。本来就高挑的身材配上高跟鞋,更显得玄子修长性感。11个月的巨大孕肚勾勒出迷人的剪影,若非脸上表情因剧痛而扭曲,此刻的玄子只要嫣然一笑必能掳获任何男女的情欲和爱慕。只是此刻玄子正受苦折磨,巧玲再也提不起对玄子身体的非分之想,心里只暗暗羨慕着任何一个可以在今晚占有玄子肉体的男人。

晚上,巧玲扶着玄子进入羊水宴会场。一推开门,竟见到满场宾客聚集在会场,贪婪的眼光全部聚焦在玄子身上。通常此时会有小酒保来通知今晚的包厢号码,可是今天却没有。只见宾客们在正中央钢管舞台周围排成了迎接的人龙,今晚的企划竟然是没有包厢,足44周的玄子要在中央舞台上众目睽睽地进行公开羊水宴!

巧玲吓出了一手冷汗,玄子只是幽幽叹了口气,嚥下了一波阵痛的呻吟,对巧玲点点头。巧玲搀扶着走路有困难的玄子,一边往舞台走去,一边感觉玄子渐渐挺起胸膛,走路也开始有了力气。做好心里觉悟的玄子,此刻即使阵痛难耐也要抬头挺胸走上舞台。已经入盆的胎头顶着玄子的子宫口,玄子只能微微张开着跨下略为外八字地行走。而挺起的胸膛顶着怀孕胀奶的傲人巨乳,在高雅的礼服底下抖动摇晃,甩出一丝丝乳汁沾黏在礼服的内侧。临产的玄子走没几步便香汗淋漓,却更加坚持着要抬头挺胸走上舞台。这近乎逞强的坚持摇摆着玄子瘦长的躯体,在行走的路径上一路残留着诱人体香。每当玄子经过一个男人,就会有一个男人被玄子离开后的飘香勾住了魂魄。

「哇…好,好香啊……」

「这个小姐听说也是红牌呢,仅次於以前的那个红牌美杏」

「这身材……好棒的孕肚、好美的曲线啊……」

「啧啧啧,今天这真的是极品耶」

男人们纷纷对玄子品头论足,直到玄子上舞台前经过的最后一个宾客,就是那熟悉的身影——财大气粗,极度迷恋玄子的王董。

「今晚生了孩子,你就是我的了,别忘了」

王董悄悄在玄子耳边呢喃着,顺手在玄子的屁股上摸了一把,将玄子送上了中央舞台。

怡君入场就没有玄子这般浩大的声势,名气和身材、孕肚都不如玄子,怡君虽也是个足月临产孕妇,在这个场合倒显得不起眼了。但是今晚的怡君只想赶快结束这一切专心生产,越少人关注她自然是负担越轻。怡君身高较矮,没办法穿出玄子那种高雅气质,但是娇小的身高凸显出足月孕肚占的身材比例极大,忍受着宫缩走起路来更加艰难。肚子发硬到极致身体早已失去了原本的柔软度,只能撅着屁股一点一点地往前移动。两颗晃动的胸部和翘起扭动着的屁股也吸引了一部分男人的目光。

「这小妞撅着屁股,硬撑着走路的姿势真不错啊」

「唉唷,这肚皮真硬啊,她现在一定比那玄子还痛」你看那屁股和奶子都晃啊晃的,就一颗发硬的肚子坚挺着,这小妞真有趣「

一路上少不了被几双手掌偷摸揩油,怡君的孕肚让她无法对这群男人翻脸,只忍耐着疼痛让男人们在她的肚子和屁股上乱摸了好几把。

玄子和怡君已经双双在舞台上站定位,这是大厅中央的公开舞台,为了今天特地装上两根钢管。玄子背靠一根钢管安抚着躁动的孕肚,怡君撅着屁股双手紧握住另一根钢管缓解肚子发硬的不适。两位孕妇都是在宫缩里做出自然的反射动作,在台下男人们眼里看来却像是撩拨和勾引,观众群情激动了起来。在众人吹着口哨欢呼着的同时,音乐下了,玄子和怡君面临了最艰难的一刻,准备在阵痛里跳起钢管舞。

玄子是个熟练的钢管舞者,但是在临产阵痛里跳钢管舞也着实没有把喔。深吸了一口气,玄子把握住了前奏结束的瞬间,脚尖垫起轻轻一跃,双手抓住钢管的上半部,腾空起了笨重而疼痛的临产身躯。身体一腾空,宫缩立刻牵动着下半身的肌肉无法放松。原本应该要张开的大腿,却因为阵痛下意识地夹紧。玄子痛得闭上眼,紧咬着嘴唇试着旋转身体,却被全身僵直的肌肉限制了行动,转了半圈就失败落地。这时玄子意识到今晚不下定决心是无法做成任何事,反正都是今晚要生了,乾脆赌一把豁出去。停顿了几秒,听到台下传出了一些不耐烦的声音,玄子总算忍到了阵痛的间隔,把心一横,不顾一切也要跳好这最后的钢管舞。

玄子扭了两下屁股,将上半身紧贴住钢管,胸部挤压着深邃的乳沟夹住了管子,也挤压出了几滴乳汁渗透了晚礼服。这个姿势让观众看了很满意,纷纷靠近将钞票塞进玄子的乳沟顺便摸上一把。玄子也在这几秒的间隔调整呼吸储备体力准备迎接高难度动作。

拍子到了,玄子吞了口水,猛地将右脚朝上抬起。抬到右脚的极限,左手立刻接住右脚脚踝,拉到了直指向天的角度:一字马!

临产的孕妇竟然可以做出一字马,台下欢声雷动,玄子却是暗自叫苦。一字马的姿势牵动着骨盆,缩减产道的空间,子宫却是毫不留情地朝着胯下挤压。这个姿势让已经入盆的胎头直接顶住了子宫口,再加上一阵宫缩挤压,等於是被迫以分娩的姿态用力,却是顶着尚未开全的子宫口徒费力气。这个肌肉姿势也牵动着了玄子微微张开的子宫口,她瞬间感觉微开的宫口在一字马的压迫下强行张开了一些,玄子知道自己已经进入产程了。

一字马的姿势让玄子的私处大喇喇地展现在观众的眼前,虽然隔着内裤,观众也看得出玄子的产道被挤压着微微变形。这时又有几只手将钞票塞进玄子的内裤哩,甚至绕过内裤直接塞入玄子的阴道。这一阵骚扰使玄子浑身一阵酥麻,香汗淋漓地颤抖。忍过了一阵痉挛,玄子让朝天的脚勾住了钢管,在地面的脚用力一凳,在无间隔的阵痛里再度腾空了身子。由於已经不顾忌产程,这下玄子放松了不必要的肌肉,顺利地在空中完成了漂亮的旋转,也让自己塞满钞票的阴部秀给了四面八方的观众,全场男人通通看见了玄子即将临盆的阴部,还有那小小一条塞满钞票的内裤。

这还只是钢管舞的第一小节,玄子却已累得气喘吁吁。钢管舞才刚开始,就已经进入了产程,子宫口被迫撑开,阵痛已经到了无间段。玄子却也无暇担忧,都已经豁出去了,现在只能在阵痛里想办法跳好这支舞,即使冒着直接生出孩子的风险…

「啊……太…太痛了,不要啊啊啊啊啊」

玄子正准备继续钢管舞的时候,隔壁的钢管传出了怡君悽惨的哭叫。

只见怡君在一次失败的旋转里从半空坠到地面,怡君抱着肚子无法再度起身,无助地哭叫着。而付了钱的男人们可不吃这套,如果怡君不能跳好钢管舞,就要用更强烈的手段来让男人们满足。一位工作人员站上了舞台,手里拿着粗麻绳,慢慢靠近了哭倒地上的怡君……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

夜蒅星宸 金币 +8 转帖分享,红包献上!

香港官方六宝典APP下载

心动女友全剧情破解版

皇室战争破解版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