喷射泵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喷射泵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跨国乡村爱情故事

发布时间:2020-07-13 21:21:01 阅读: 来源:喷射泵厂家

远嫁河南的越南媳妇何氏欢带着孩子在家门口玩。(资料图)

下午5点,河南林州市临淇镇的一条乡间道路上,一辆电动车疾速驶来。

驾车的女子皮肤黝黑,黑头发, 大眼睛,从穿着打扮上看,和本地人没有任何区别。电动车上,还带着一个小男孩。见她回来,街坊邻居们隔着大老远,你一句我一句地跟她开起玩笑,她满脸堆着笑,一边停车,一边热络地回应。

听老乡介绍,才知道这就是记者要找的人——26岁的越南媳妇团氏红泰,当地人更习惯叫她“阿泰”。此时,她刚刚带着1岁3个月大的儿子从镇上赶集回来。

河南打工仔迎来越南媳妇

2010年6月,33岁的临淇人张卫江跟着工程队去了越南宁平,后经朋友介绍,认识了在附近一家水泥厂打工的阿泰。回忆起初次见面的场景, 阿泰有点害羞:“他挺成熟,是我喜欢的类型。” 后来张卫江主动约阿泰见面,两人常约在咖啡店聊天,张卫江的体贴渐渐地感动了阿泰,两人有了感情。

随后阿泰把这件事告诉了家人,不出意料,家人集体反对。“妈妈和姐姐们都反对,说去中国太远了。” 尽管反对,但阿泰心意已定,两人开始坚持不懈地做家人的思想工作。“我就知道她们会反对,但是我觉得当时我的心都给了我老公了”。阿泰笑着说。

2011年11月,两人从越南宁平来到了中国河南,起初阿泰不适应这里冬天寒冷的天气,也不喜欢吃面食,但如今早已习惯。

张卫江今年5月去了印尼打工, 把阿泰和儿子留在家,一年之后才能回来。阿泰说:“我也不想让老公去那么远,但知道他这么辛苦也是为了生活,所以我在家要好好地照顾孩子。”想家的时候,阿泰会跟越南的家里打打电话,也会通过QQ跟几个姐妹联系,如今她盘算着把妈妈接过来看看。

不嫌弃男方条件差、房子旧

同村的刘卫华去年和越南姑娘何氏欢结了婚,他说去越南打工的时候大家都是忙着赚钱,谁也没想到在那找对象,但遇到了也就是种缘分。

之前有过一次婚姻的他认为,比起中国媳妇,越南姑娘特别会照顾老人和孩子。“可以说,算的上中国话说的贤妻良母。” 对于外界“买卖婚姻”的质疑,刘卫华觉得很可笑。“她们家条件挺好的,阿欢的父亲是大队村长,家里三、四十亩地,结婚的时候人家连彩礼都没要”。婆婆李桂萍说自己的三个儿媳妇中数这个最好,又踏实又能干。

临淇镇南园村一对亲兄弟也先后娶回了越南媳妇。2011年7月,在越南打工的刘建华娶回了邓氏映雪, 后来觉得越南姑娘很好,于是便托映雪的家人给弟弟介绍对象。去年冬天,弟弟刘振华把田氏水娶回了家。

如今两兄弟的生活都被打理得井井有条。

刘建华说,越南女孩不像一些中国女孩那么现实。他和映雪谈恋爱的时候,就介绍了家里的情况,说条件差、房子旧,但对方并不嫌弃。

90后越南新娘阿垂已经算得上是个中国通了,她汉语流利,会用QQ和微信,跟中国人交流完全没有障碍。阿垂在姐姐茶叶店帮忙,间或也会听到别人如是说——“你们越南如何如何不好,你嫁过来是享福的。”而有时阿垂会提高声调反击:“你们又没去过越南,怎么知道真实情况是什么样子?”

逐渐融入当地人生活

见到南河村的越南媳妇丁氏欣时,她正在家里忙着收拾房间。2008年底,她认识了工地上的崔长青。崔长青笑着说,他们俩本着学外语的目的交流, 外语没学好,两人倒是有了感情。

崔长青之前有过一段婚姻,他说这次就想找个会持家的媳妇,而丁氏欣很适合。如今,两人感情很好,4岁的儿子崔广华也乖巧可爱。丁氏欣觉得崔长青人品好,勤快能干,还知道心疼人。崔长青说自己是上辈子修来的福分,才找到这样的好媳妇。

婆婆马改萍对这个越南媳妇一口一个满意:“阿欣勤快善良,对老人特别孝顺。”她说,今年5月份她意外摔伤,身上多处骨折,躺在床上动弹不得,阿欣一天3顿喂她吃饭,每天给她擦洗身子。“要不是她,我可能现在还在床上躺着呢。” 因为丁氏欣来临淇镇比较早,她成了当地越南媳妇们的联络员,隔段时间她就约大家一起聊聊家常,做些家乡菜。婆婆马改萍受伤养病的时候,她还组织越南媳妇团前去看望, 老人家很感动。

临淇镇妇联主任郝广艳说,起初她担心这些越南媳妇在当地难以适应,经常找各村的妇女主任了解情况,但事实证明她们很好地融入了当地人的生活,从来没有和街坊邻居发生过什么纠纷。当地百姓也普遍反映她们温柔、贤惠、懂礼貌,也乐于跟她们交往。

郑州大学社会学教授张明锁认为,这些越南媳妇千里迢迢来到中国,从小处讲解决了一些农村男青年的婚姻问题,一定程度上平衡了当地男女比例,利于当地的社会稳定;从大处讲也有利于促进两国民间文化的交流,增进两国人民的友谊。两国的文化差异并不大,这些跨国婚姻不会带来突出的社会问题。

记者观察:多些理解少些苛责

近年来,农村大龄男青年娶妻难的现象日益凸显。城里的姑娘娶不起,农村的姑娘往城里跑,要么上学要么打工,反正不愿再回来,加剧着农村人口中男女比例的悬殊程度。与此同时,随着国际间经济和文化的交流日益频繁,一批批农村的男青年开始走出国门去打工,他们开始有机会把终身大事寄望于国门之外。于是,农村男青年的跨国婚姻近些年来逐渐增多,一些地方甚至出现了外籍媳妇扎堆的现象。河南安阳市临淇镇5年来迎娶23位越南新娘,湖北红安县华河镇的越南媳妇已经超过80人,丽水市的外籍新娘有800多人。贤惠温柔的越南姑娘最讨婆婆的喜欢,而男青年也多因对方千里远嫁而颇为照顾。

多数观点认为,这些婚姻不仅给这些单身汉带来了幸福,也有利于一方土地的平安稳定。郑州大学社会学教授张明锁也认为,这些越南媳妇千里迢迢来到中国,从小处讲解决了一些农村男青年的婚姻问题,一定程度上平衡了当地男女比例,利于当地的社会稳定。而越南和中国的文化、宗教差异并不大,所以这些跨国婚姻并不会带来突出的社会问题,大体来看值得肯定。

然而不可否认的是,这一词汇自从在大众视野里出现,就始终没有摆脱“贩卖人口”、“买卖婚姻”等骇人听闻的负面色彩。在网络上搜索“越南媳妇”,“3万任挑”、“2万团购、保证处女”的广告接踵而至。甚至还有“越南媳妇价目表”,把女孩当作商品,以学历和漂亮程度区分定价。

越南甚至悄然兴起过一股“新娘经济”。有专门的“养妈”在乡下找些貌美、想远嫁的姑娘, 集中统一培训仪表、修养,然后专门介绍给外国男子。为此,国内不少地方也曾流行起专门的相亲旅行团,6天行程可以安排相亲者与数十位姑娘见面。产业化的婚介模式让爱情的美好邂逅荡然无存。

除此之外,跨国婚姻的负面新闻也时有发生。《西部商报》报道,甘肃陇南警方破获的特大跨国拐卖妇女案,曾解救17 名越南妇女。《楚天都市报》报道,2009年10月6日,华河镇9 名越南媳妇集体失踪,每人卷走2、3 万的彩礼钱。《海峡都市报》报道,福建南安市镇一男子买回越南媳妇,致自己和孩子感染艾滋病毒。

这些信息恨不得将婚姻上原有的“浪漫”和“幸福”标签统统撕掉,换之以“肮脏”、“道德沦丧”、“违犯法律”。跨国婚姻的形成相对复杂,也的确随之带来一些社会隐患。然而,这些负面的信息并不具有普遍性。在临淇镇,记者所见的跨国婚姻,不仅承载着朴实浪漫的爱情故事,也书写着实在温馨的家庭幸福。

跨国婚姻的确存在着一定的社会隐患。以临淇镇为例,令人担忧的是此处方言较重,新来的越南媳妇与当地人存在交流障碍,一些人干脆闭门不出;男青年婚后继续外出务工,越南姑娘远嫁他乡后再度留守,举目无亲十分孤独;越南媳妇对未来的身份认同存在焦虑,也担心孩子的成长过程会因为身份的问题而产生麻烦。

尽管还有人会说,越南媳妇来这就是为了“享福”,而这些男青年娶越南媳妇只是图个“划算”,但还是有越来越多的人开始认同这些跨国婚姻。村民张梅萍说“人家结婚是你情我愿,人家是踏踏实实过日子,咱挑个什么理?” 农村大龄男青年娶妻难题得到了广泛的社会关注。有关专家表示,在有力痛击贩卖人口、买卖婚姻等违法行径的同时,看待这些合法的跨国婚姻应给予更多的人文关怀,而不是习惯性的苛责,要多些理解和支持,少些说三道四。

加快发展农村经济,提高农村青年文化教育水平,提升他们的择偶竞争力,或许才是根本的办法。(记者 付昊苏)

慈溪职业装设计

抚州设计西装

邛崃订做工作服

相关阅读